您的位置 主页 > K派生活 >传统金融体系需要当头棒喝,但这根棒子是Libra吗- >

传统金融体系需要当头棒喝,但这根棒子是Libra吗-

传统金融体系需要当头棒喝,但这根棒子是Libra吗?
技术落后.更新牛步

虽说各国都用了层层叠叠的法规在严控货币、银行、与证券,但其中的业者也就因着这样法规所给予的特殊地位,而享受了比方说「大到不能倒」、「要倒政府必须救」、「随时都能上达天听」等等的半官僚特权。

受保护久了,改革自然就慢了、停滞了,普罗大众中小企业的需要,也就自然忽视了。最需要钱来救命救急的法人与自然人都借不到钱,许多人连银行的户头都用不起,再加上跨境或国内汇款这种从互联网观点看低科技到不行的服务,却还是又贵又慢. 这些在全球都是常态。

关于银行的恶劣事蹟,年轻一辈的朋友脑中会浮现的,是2008年美国因为毫无金融纪律之放贷以及Mortgage Backed Securities所交织引爆的全球金融海啸。然而,真的只有这样吗?

岐视性「排穷」的商业手法      
传统金融体系需要当头棒喝,但这根棒子是Libra吗?

这本有趣的小书,我15年前从Amazon买入,读了三遍。它虽然是以80年代美国超过一千家的Savings & Loan储贷机构的倒闭丑闻为主轴,但核心探讨的议题,是檯面上金融家的滥权、自肥、以及与拿他们钱手短的政客间的同流合污。

”Once the enormity of the problems became clear, politicians from both parties were eager to minimize the estimated costs of the thrift crisis as well as their own responsibility for creating the conditions that allowed the crisis to escalat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many of these politicians, the less the public knew, the better.”。

书中也提到,金融危机週期性的反覆发生,几乎已成历史之必然,原因是肥猫银行家们既然不必负真正的责任,当然在其任内就会儘可能地予取予求;最后万一出了事,国库的钱都会用来赔付了事,在这样的免责温室里,不拼命图利岂不是违背人性?

我们都希望这些金融恶棍,每个人都能被赏几百个巴掌,再加上新加坡式的鞭刑,逼他们痛改前非,否则就把特权拔光。要说虚拟货币洗钱?坑杀消费者割韭菜?

1980年代的事不提,2008金融海啸不提,接下来还有美国大到不能倒之一的Wells Fargo富国银行在2011到2016年间,伪造了三百多万个客户根本没有开立的存款与信用卡帐户,来虚增自己的绩效、讹诈客户的手续费,那又怎幺说?台湾各大银行的理专,从违法乱卖国外连动债到谎称只赚不赔的人民币TRF,给根本没有能力了解其风险内容的老伯伯老妈妈与中小企业的董娘,导致千余亿元的损失又怎幺说?

道德上就算不期待,全球多数银行也都还是拿几十年前的技术在服务客户,就像金融机构国际汇款都还是透过又慢又贵的SWIFT一样,每秒能跑30万公里的电讯,在银行间绕来绕去要跑十几个小时汇出的款项才能到收款行,这件事情就已经没人听得懂了;汇款解款两边都收手续费加起来要几十块美金,同样也没人听得下去。

不仅互联网没对他们带来本质性之改变,其商业模式更是对穷人不友善。

华尔街日报在2019年7月18日刊出的这篇社评 。

这是事实。美国的银行各种名目之收费,数十年来都极其恶劣;光只是从一台自动提款机里跨行提款,手续费都动辄从二块美金起跳,让原已拮据度日的升斗小民倍感窘迫。

阮囊羞涩的年轻人不走进银行、银行为了坪效也只好不断裁撤分行,都是大趋势。即便如此,银行有真心反省吗?金融监理机构有好好督促他们改革吗?既然这幺懒,那国家还保护他们干什幺?

说的都对。偏偏,孰以代之?Fintech能力挽狂澜吗?Libra又是否为最佳解?

立意良善的产品,若是没找到正确的市场进入路径,一样成功不了。光从Libra的宣言加上其操作设计,就不难看出它等同直接针对各国金融、证券及货币主权作出的公然挑战。我们相信,它在推行时所将面临各国法规卡关之强度与难度,将千万倍于已经在许多国家和城市被宣布为违法并被科处高额罚锾的Uber。我们更预测,Libra一辈子都走不出大多数国家的八阵图。

「打不过他就加入他」?各国只要针对Libra的代销或直营处依法禁止营业、再轻鬆打通电话叫全部的银行与第三方金流服务商都不准承接其存汇业务,这场仗连打都还不必打就已经结束。什幺叫「打不过他」?

Fintech 能力挽狂澜?状似刚猛无畴的 Libra 是最佳解? 

在白皮书里下方,更进一步说明了:

既然Libra之价值与储备金息息相关,那幺储备金的资金来源又是从何而来?

根据,储备金的来源有二:一来自于Libra Investment Token的私募投资人的注资,二为使用者在购买Libra币时所支付的法币。附带在白皮书中也说明了,一旦Reserve所产生的孳息足以偿付日常费用后,盈余会归属于Investment Token的私募投资人。

总之,Libra储备金是个大水库,里头把私募投资人的钱与使用者的钱都混放一块儿,再拿去存入银行或买短期政府债券。脸书的两大IM原来就已圈进了二十几亿人,只要Calibra能把其中的一半转换成用户、然后平均每个人在里头存台币五万,Libra Association就会变成资产达台币五十兆、美金近二兆的鉅型银行。

循着这样的假设,坐拥大到不能倒的储备金,加上Calibra/Libra的强大功能设计,不会处处在法令上撞墙?

新台币不是国际货币,台湾也非IMF或BIS的会员国,但我们在相关监理实务上,却始终跟着国际步调走。我们在此,先就本土法规环境进行框架分析,希能投石问路,抛砖引玉。

  上一篇:   下一篇: